穆斯林的葬礼

(霍达著长篇小说)

编辑 锁定
《穆斯林的葬礼》是以回族手工匠人梁亦清的玉器作坊奇珍斋升沉起伏为主线,在历史的背景下描写梁家三代人不同的命运变迁,表现了主人公为追求理想和事业,为完善自身素质所发出的蓬勃不息的命运意识。[1]
书 名
《穆斯林的葬礼》
作 者
霍达
类 别
小说
出版时间
1988
字 数
527000

内容简介 编辑

古都京华老字号玉器行“奇珍斋”的梁亦清,原是回族底层的琢玉艺人,他家有两个女儿,长女君璧和次女冰玉。本书主人公韩子奇因摔碎了梁亦清做的碗而决定留下当学徒。师徒两人正为一件订货劳作,这是专做洋人买卖的“汇远斋”定做的“郑和航海船”。郑和是回族的英雄,他们决心做好这件光耀民族精神的作品,三年的精雕细刻将在中秋佳节完成。不料梁亦清突然晕倒在转动着的玉坨上,宝船被毁,人也丧命。为了抵债,梁家将奇珍斋转给落井下石的汇远斋老板,韩子奇则为了报仇潜伏到“汇远斋”当了学徒。
三年后,他学有所成,回到奇珍斋娶了长女君璧,决心重振家业,十年之后名冠京华,又得贵子取名天星,碰巧遇上农村里被日本人带走中途逃走的中年妇女,便认这妇女为大姐,让长子天星唤她姑妈。
之后日寇侵华战争爆发,韩子奇担心玉器珍品被毁,随英商亨特来到伦敦。妻妹冰玉因情感受挫,执意离开,便不顾姐姐反对,与姐夫一起前往英国。在伦敦,亨特的儿子奥利弗爱上了冰玉,但奥利弗在伦敦大轰炸中不幸丧生,冰玉在孤独、伤心的情况下爱上了韩子奇,并生下私生女新月。
战后一同回国,姐姐君璧不容母女俩,冰玉决定带女儿远走他乡,韩子奇苦求,留下女儿。新月逐渐长大成人,以优异成绩考上北大西语系。上学后与班主任楚雁潮发生爱情,因楚系汉族,为梁家反对,他们的爱情却在阻挠中愈加炽热,这是文章的主要内容。而哥哥也因母亲的心计所使,没能和自己喜欢的同事结婚,而是娶了新月的同学,当发现时,一切都来不及了。新月红颜薄命,因严重心脏病不幸逝世,楚雁潮及新月一家悲痛欲绝。哥哥,嫂子挑起了家里的担子。后来韩子奇,梁君璧相继去世,韩天星也有了一双子女。多年以后,冰玉回来了,但一切都也已经物是人非。[2]

作品目录 编辑

序 曲
月梦
1979年夏天的一个清晨,梁冰玉站在了她阔别33年的北京"博雅"宅门前。
第 一 章
玉魔
这座四合院原为前清一位官场失意、被人奉为"玉魔"的文人所有,后被卖给了玉器商奇珍斋主韩子奇。民国初期,奇珍斋主梁亦清是一位琢玉的高手,但不善经营。这位笃信真主的穆斯林有两个女儿,长女君璧,次女冰玉。一天,前往麦加朝圣的一老一少敲开了奇珍斋的大门,小的名叫易卜拉欣,被玉吸引留下做了梁亦清的徒弟。
第 二 章
月冷
 韩氏夫妇为新月是否上大学吵架,韩太逼韩子奇拿出玉卖掉为天星办婚礼,以此为条件同意新月上大学。
第 三 章
玉殇
韩子奇努力学艺,梁亦清接“宝船”活,三年为期。即将完成时,梁亦清精力耗尽,无意撞断郑和手臂,气急而亡,宝船被毁。
第 四 章
月清
新月通过努力考上全国最高等学府北大的西语系,认识了老师楚雁潮和宿舍同学。
第 五 章
玉缘
蒲绶昌乘人之危,将奇珍斋洗劫一空,奇珍斋赔款破产。这时,韩子奇竟投奔了蒲绶昌,遭到君璧怒骂。一年后,韩子奇做好了宝船,并在底部刻下"梁亦清韩子奇制"。认识了买主沙蒙·亨特。三年学徒期满,韩子奇带着生意经回到奇珍斋,璧儿醒悟后被感动,以身相许。
第 六 章
月明
新月与楚雁潮初接触,韩太太发现儿子天星与容桂芳有关系并设计拆散他们,然后怂恿不知情的新月撮合天星与陈淑彦。
第 七 章
玉王
韩子奇,君壁成婚,搬入“博雅”。韩子奇的儿子天星诞生,韩子奇为了庆祝举办了玉展,并获得“玉王”称号。一回族流浪女上门乞讨,收留了她,让天星称她为姑妈。
第 八 章
月晦
韩子奇因为鉴定出当初自己忍痛卖掉的玉,受刺激跌下台阶。新月得知消息后晕倒,心脏病被发现。
第 九 章
玉游
十年之后,奇珍斋名冠京华,正这时,日本侵略中国。韩氏夫妇为去留问题争吵。最后,君壁留守北京,韩随亨特去英国避难,冰玉也偷偷跟上火车。
第 十 章
月情
新月住院休学,楚来探望鼓励,两人情感渐生。天星与陈淑彦结婚后发现母亲拆散他与容桂芳真相,痛苦不已。
  
第十一章
玉劫
1940年,灾难降临伦敦,伦敦遭到空袭。其间奥立佛向梁冰玉求爱,但遭到拒绝,不久奥立佛在一次空袭中遇难 。中国,韩太太经营奇珍斋,因“蓝宝石”失踪误会管家老候,趁机辞退了他,伙计们很失望,也随之辞伙,奇珍斋倒闭。
第十二章
月恋
楚向新月表达爱意,两人心意相通。新月得知病情真相,希望破灭,写信分手。楚雁潮邀新月参加鲁迅著作的翻译,新月受到鼓舞,再次从绝境中站了起来。楚雁潮为使新月保持生活的信心,要与新月在一起,却遭到韩太太的反对,理由是回汉不能通婚。并把警告新月不要再与楚雁潮来往,新月彻底被摧垮。看到"母亲"对自己冷漠的态度,新月灰心失望,病情复发加重。新月询问姑妈生母是谁,姑妈被刺激,病发去世。
第十三章
玉归
1945年,日本投降,韩子奇回到北平,却发现璧儿竟把奇珍斋间接卖给了仇人蒲寿昌!晚上,韩子奇婉言告诉妻子他和冰玉在英国产生了感情,并有了女儿新月。次日,冰玉抱着女儿新月回来,三人面临着难言的尴尬处境,冰玉要与韩子奇一道重返伦敦,韩子奇却舍不下国内的事业和家人。冰玉独自远走,却留下女儿新月,并要韩子奇在新月念完大学时把亲笔写的一封信并告诉她当年的真相。
第十四章
月落
新月生命垂危之际,她从父亲那儿得到了17年前妈妈留下的信,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感受到了真正的母爱。她没来得及把找到真正妈妈的消息告诉楚雁潮,就离开了人世。穆斯林的葬礼隆重而简朴,新月葬在了西山脚下的回民公墓。
第十五章
玉别
1966年,"文革"的灾难降临到韩子奇身上,昔日被韩太太辞退的账房老侯的五个工人儿女向韩子奇讨还血债,红卫兵砸开秘室,将其藏品洗劫一空。韩子奇奄奄一息,遗憾逝世。
尾 声
月魂
1979年,来到博雅宅门前的梁冰玉,终于拍开了大门。天星见到突然归来的小姨,呆住了!一声哭喊,道出了故事的结局:"没了,你想见的不想见的,都没了!"女儿新月死了!韩子奇死了!姐姐君璧也死了!冰玉为女儿生日准备的蛋糕掉在了地上。西山脚下的回民公墓,梁冰玉在徘徊中看见回民公墓上一个高高的中年男子在淡淡的月光下拉着小提琴,那琴声叙述的故事便是家喻户晓的《梁祝》。[2]

创作背景 编辑

《穆斯林的葬礼》正是着眼于伊斯兰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交融冲突,在中国社会和世界格局的大历史背景下以小见大,通过讲述一个穆斯林家族六十年间的兴衰,三代人命运的沉浮以及在不同时代有着不同内容却又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融宗教信仰与现实生活,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人性之美与价值之美于一体,折射了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回族既有保持其阿拉伯民族的 文化渊源的一面,又有与汉文化相互渗透、相互融合的一面。因此,冰心称“它是现代中国百花齐放的文坛上的一朵异卉奇花,挺然独立”。[3]

人物简介 编辑

韩子奇

韩子奇,故事的主人公,被玉俘虏的一个假回族,汉族穆斯林。他的一生,琢玉,卖玉,护玉,守玉,爱玉。视玉如命。

梁君璧

梁君璧,忠诚信仰伊斯兰教的“回回”,真正的穆斯林。没有文化,霸道,强势,心中只有信仰与家庭。她的一生没有爱情,她的思想“单纯”,所以认为爱情是恶心的东西。她为人“耿直”,所以说话口无遮拦,以至恶毒,对亲人也不例外。她阻止女儿的爱情,强烈反对回汉通婚。

梁冰玉

梁冰玉,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新女性。上过大学,思想不像姐姐梁君璧那样陈腐。向往纯真的爱情,也因爱情伤过心,经历的两段感情,使她畏惧,所以最后才将自己的心交给姐夫韩子奇。

韩新月

韩新月,纯真,善良,美丽。命运没有眷顾她,十九岁的女孩子的生命慢慢的在消逝,但她全然不知,对生活仍然充满希望,对未名湖仍然充满期望。

楚雁潮

楚雁潮,出生地位不高的教师。却始终执着与自己的理想:翻译出中国文学的精华,展现给世界。因为父亲身份不明,家庭背景不详,所以他不能有晋升讲师的资格,可是他并不在意。[2]

作品鉴赏 编辑

主题思想

“变迁兴衰”、“命运沉浮”,重心落在衰、沉,《穆斯林的葬礼》写的其实就是“玉器梁”一家的悲剧。从不同的视角观察,小说的悲剧事件大体可以分作三类,一是爱情悲剧:韩子奇和梁冰玉的爱情悲剧与韩新月和楚雁潮的爱情悲剧;新、雁爱情悲剧与韩、冰爱情悲剧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后者可看作前者的继续。两者都是男女主人公对自由爱的权利受到韩太太梁君璧身上所体现的伊斯兰传统文化负面的阻遏,当然韩、冰爱情悲剧的原因不止于此。另外,还穿插有韩天星和容桂芳的爱情悲剧,那是由梁君璧身上所体现的门当户对的势利观念酿成的。二是社会悲剧:梁亦清、韩子奇传播、宏扬中国玉器文化事业的壮志豪情,因资本竞争倾轧、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破坏、“文化大革命”摧残而遭受挫败,他们的人生理想不为他们置身其间的社会大环境所容。三是命运悲剧:梁亦清、韩子奇、梁冰玉、韩新月以及参与制造过悲剧的虔诚的穆斯林梁君璧和不是回民族的文化精英楚雁潮——他们在积极探索人生意义和实现自身价值的过程中无不意识到、预感到失败、痛苦、不幸甚至死亡的必然性,但他们不向厄运低头,坚持以坚韧、顽强的意志突围。
《穆斯林的葬礼》用不小的篇幅描写了回民族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仪式,并着意表现异质习俗文化同回民族习俗的撞击、较量和通融,使之成为情节包括场面和细节的有机组成部分,突出的例子如葬礼和婚礼。梁亦清身怀绝技,但在代表资本的汇远斋老板蒲寿昌的压榨、倾轧下不得不含恨死去,从而引发韩子奇、梁君璧为之报仇雪恨,梁亦清的葬礼标志着小说情节的开端。薄葬速葬,最简朴不过,正好与梁亦清的质朴性格谐适:一心归主的穆斯林,不需要任何身外之物来粉饰自己。韩新月德才貌兼优,对人生、事业、爱情执着追求,但无奈心脏残缺不得不辍学,而社会和家庭的压力又使其爱情绝望,终致夭折。穆斯林们肃然跪在墓穴前,神圣的经声在墓地回荡: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主,至仁至慈的主。报应日的主。我们只崇拜你,只求你佑助,求你引导我们上正路,你所佑助者的路,不是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误者的路。
民俗流动地存在于民族的历史长河之中,以民族群体的精神文化、心理意识为底蕴。将民俗的法约性、软控性故事化、情节化,要义在于激化伊斯文化与华夏文化、古老东方文化与西方现代文化的撞击和融合,揭示这种撞击和融合必然经历的痛苦,开掘人物的文化心理。霍达在《穆斯林的葬礼》的总体艺术构思中突出悲剧冲突、文化冲突、心理冲突,旨归在铸造在多元文化冲突、拼撞和互融互渗中焕发出蓬勃不息的生命意识的平凡而伟大的人格。[4]

艺术特色

在传统文化中,月亮多与女性相关——同为阴性,表征内守,寒冷以及阴暗。在《穆斯林的葬礼》中,反复出现的“新月”意象与主人公构成一种隐喻关系,其明净、清秀和凄楚与新月的聪慧、美丽与不幸异质同构。喻体、谕指浑然一体,成为联结人与物、感性和理性的桥梁,即将作者寄予的物象提升至人生命运的高度,也加深读者于大喜大悲后的生命体验。“新月”这一意象因其不完满而令人感慨万千、更因其残缺而使文本充溢悲剧色彩。而在伊斯兰文化中,新月是崇高、清静和希望的象征,二者对“新月”的理解是截然相反的。[5]
全书五十余万字,以独特的视角、真挚的情感、丰厚的容量、深刻的内涵、冷峻的文笔宏观地回顾了中国穆斯林漫长而艰难的足迹,塑造了梁亦清、韩子奇、梁君璧、梁冰玉、韩新月、楚雁潮等一系列栩栩如生、血肉丰满的人物,展现了奇异而古老的民族风情和充满矛盾的现实生活。作品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作品用朴实的语言描述了穆斯林与穆斯林之间的纯真厚爱的感情,用欢快的字迹书写了楚老师和新月之间的师生之情和可歌可泣的师生恋情。故事最后的情节跌宕起伏,一些难以面对的事实层层呈现在了活人面前,让读者真实的感情都融进了作者的心血之中,感情高昂,悲壮。[6]

名家点评 编辑

看了《穆斯林的葬礼》这本书,就如同走进一个完全新奇的世界。我觉得它是现代中国百花齐放的文坛上的一朵异卉奇花,挺然独立。[2] ————冰心
《穆斯林的葬礼》以独特的视角,真挚的情感,丰厚的容量,深刻的内涵,冷峻的文笔,宏观地回顾了中国穆斯林漫长而艰难的足迹,揭示了他们在华夏文化与穆斯林文化的撞击和融合中独特的心理结构,以及在政治、宗教氛围中对人生真谛的困惑和追求,塑造了梁亦清、韩子奇、梁君壁、梁冰玉、韩新月、楚雁潮等一系列栩栩如生、血肉丰满的人物,展现了奇异而古老的民族风情和充满矛盾的现实生活。 [7] ————张丽君

作者简介 编辑

霍达,女,生于1945年11月26日,回族,北京人。国家一级作家,1976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发表第一部小说《不要忘记她》,1987年创作长篇小说《穆斯林的葬礼》,该作于1991年获得茅盾文学奖
1988年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当选第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副会长、中华文学基金会理事、《港澳百科全书》编委、开罗国际电影节评委。[8]

所获荣誉 编辑

1990年获建国四十周年北京市优秀文学奖。
1991年获中国作家协会第三届茅盾文学奖,中国作家协会、国家民委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优秀长篇小说奖。[9]
参考资料
  • 1. 金红·(生命,在历史的长河中闪烁——论《穆斯林的葬礼》的生命意识兼谈长篇小说的创作主旨)
  • 2. 我的21岁未婚妻 霍达.穆斯林的葬礼: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88
  • 3. 《新西部》2007.10 期·一道民族文化的独特风景线——《穆斯林的葬礼》之创作美景
  • 4. 徐其超.回民族心灵铸造范型 --《穆斯林的葬礼》价值论[J].西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23(9)
  • 5. 钱文霞·《穆斯林的葬礼》之“新月”悲剧的互文性理解
  • 我的21岁未婚妻 6. 白洁.人生的悲歌——符号学浅析《穆斯林的葬礼》[J]《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7年z1期
  • 7. 张丽君.论《穆斯林的葬礼》爱情悲剧[J].《文学界(理论版)》.2010年第03期
  • 我的21岁未婚妻
  • 8. 霍达.霍达文选(1-9卷)【精装】: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11-01
  • 9. 《穆斯林的葬礼》 .中广教育 [引用日期2013-09-28]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 书籍
我的21岁未婚妻